騰遠知識產權
騰遠知識產權代理
新聞詳情

商標權與著作權之間的沖突應如何處理

  艾瑪克公司認為第4862095號“IMAC”商標的申請注冊損害了其公司美術作品《IMAC》的在先著作權,遂向商標局提出異議,引出了一場歷經長達8年的權屬紛爭。日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第4862095號“IMAC”商標未損害艾瑪克公司享有的在先著作權。本案涉及商標權與著作權之間沖突的處理

  在判斷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損害在先著作權時,司法中一般適用“實質相同+接觸”的原則。“實質相同”是指侵權行為涉及的作品與被侵權作品實質上是一樣的,雖然可能存在細枝末節的差異,但是總體差別不大。“接觸”即侵權人在侵權行為發生之前有可能接觸過被侵權作品,“接觸”表現的是一種可能性,而非必然性。

  該案中,艾瑪克公司認為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侵犯了其在先著作權,并提供了著作權登記證書。商評委認為涉案標志構成美術作品,訴爭商標與其構成實質性近似,所以損害了艾瑪克公司的在先著作權。而一審法院認為,涉案標志缺乏獨創性,不構成作品,因此無需要進行“實質性相同+接觸”的審查和判斷,據此認定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未損害艾瑪克公司享有的涉案標志著作權。二審法院則認為,艾瑪克公司提供的著作權登記證書于2013年形成,而且發表狀態為“未發表”,因此不存在“接觸”,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未損害艾瑪克公司主張的在先著作權。

  筆者認為,一般情況下,字母組合或者文字組合因為過于簡單,不具有獨創性。雖然對相關作品進行了著作權登記,但是我國的著作權登記與商標注冊、專利申請不同,著作權登記部門并不對獨創性進行審查。類似“IMAC”的字母組合因為不具有獨創性而不構成作品。

  商標權與著作權之間沖突的表現形式無外乎申請人注冊商標時使用了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作品或作品使用了他人已經注冊的商標兩種情況,以前一種情況居多。申請人注冊商標時使用了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作品,涵蓋包含的文字、圖形抄襲、模仿了他人作品的內容等,根據我國商標法規定,申請注冊商標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

  在實踐中,當事人主張訴爭商標損害其在先著作權的,需對所主張的客體是否構成作品、當事人是否為著作權人或者其他有權主張著作權的利害關系人以及訴爭商標是否構成對著作權侵害等具有證明責任。

  首先,在先著作權成立的基本前提是主張著作權的圖樣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一般情況下,與商標權存在沖突的作品主要為美術作品。筆者認為,只要該作品通過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產生了一定的審美意義,具有一定獨創性,體現了創作人為此投入的智力勞動,就可以判定其構成美術作品。

  其次,是否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以及商標權人是否有接觸到涉案作品的可能性,是判定訴爭商標是否損害他人著作權的重要適用要件。當事人提供的標志設計底稿、原件、取得權利的合同、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的著作權登記證書、商標公告、商標注冊證等,可以作為享有著作權的初步證據。同時,證明商標權利人接觸過或者有可能接觸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作品亦尤為必要。該案即是如此,上訴人艾瑪克公司提供的著作權登記證書中發表狀態為“未發表”,且沒有其他在案證據證明涉案作品已經在我國進行過相關的宣傳和使用,因此,商標權利人沒有接觸涉案作品的可能性,故不能證明訴爭商標損害了上訴人艾瑪克公司的著作權。

  當面臨商標權與著作權之間的法律沖突時,有力闡明作品認定、權利歸屬、接觸可能性及與作品構成實質性近似是獲得權利保護的利器。